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巧计脱牢笼
巧计脱牢笼
“啊……呃……啊……啊……”一个年轻女子的呻吟声,在房中回荡,其中夹带着五分淫荡,五分屈辱。她赤身裸体,被反绑着上身,脸朝下躺倒在了一张床上。两个男人分别抓住了她那一双白皙纤秀的赤脚,将她那两条颀长柔美的玉腿分开成了直角。虽然只能看到这个年轻女郎的背面,但依然足以令人震惊于她那标致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肤。唯一的缺憾,是柔和的背部和浑圆的臀部上遍布着一道道暗红色的鞭痕,错落于冰清玉洁的身体上,显得极为触目惊心。一个中年男子,正压在了她那全裸的身体上,用双手扒着她那已被分开呈直角的两条线条优美的大腿,生殖器在她那毫无防护的阴道内抽插着。他的动作极为粗暴,但脸上却洋溢着满足的表情。这个年轻女子的脸庞虽然被一头凌乱地披散着的乌黑的秀发所半掩,却仍能隐现出清秀的轮廓。她身上的捆绑,她被人抓着的双脚,以及她背上的鞭痕,都足以说明她不是一个寻常的女子,而是一个被擒的女俘虏。显然,女俘虏已彻底崩溃在了男人的强奸中,她扭动着腰部和臀部,迎合着男人抽插的节奏,无助地发出了一声声浪叫。谁又能想到,这个看似淫荡的女子就是被南洋会所活擒的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平素一直保持着贞洁玉女的形象的赵剑翎?但此时冰清玉洁的女警官已经完全无法维护自己的任何尊严了。催情剂的药力彻底侵入了她那敏感的身体,使她无法抵御性欲的滋生。她依然保持着清醒,但这种清醒使得她清晰地感受到那一波波在强奸中不断袭来的快感,却无法摆脱这种困境,以至觉得尤为痛苦和绝望。房间内灯火通明,亮光闪烁,四台照相机、八台摄像机分别从各个角度,记录下了精锐的女警官在歹徒的强奸下发情的刺激场面。杨老大也许不知道祈老二已经拍下了很多赵剑翎受辱崩溃的场面,也许他也只不过再想多拍一次而已。杨老大一边享受着强奸女警官的乐趣,一边嘲讽道:“赵警官,被强奸的滋味怎么样?我看你平时模样挺贞洁的,没想到用了点药,被人插起来就会变得这么兴奋!”赵剑翎屈辱地呻吟道:“啊…畜生!你用这种手段……卑鄙…啊…呃……”只见女警官的裸体在歹徒的强奸之下被顶得起伏不定。高潮逐渐地在她的体内建立,随着男人有节奏地将生殖器在她的体内抽送,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不断提升着她的性欲。终于,随着杨老大将精液射入了她的体内,女警官也抵达了高潮的顶点。杨老大将生殖器从赵剑翎的体内抽出,满意地道:“可以开始办事了。把赵警官绑到那张椅子上去。”很快,赤身裸体的女警官就被固定在了一张刑讯用的椅子上。她的上身依旧被五花大绑,一双赤裸的玉脚则分别被绑在了两个椅腿上,这使得男人们对她的阴部一览无余,更能清晰地看到她那两条柔美的大腿的内侧干涸的精液和淫水。赵剑翎本以为在招供之后,歹徒们能够放过她。但现实中,她的遭遇却是再次被注射了催情剂,并遭到杨老大如此粗暴的强奸。而现在,她又被裸体捆绑在椅子上,不知道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这足以证明,她刚被南洋会擒获面对祈老二的审讯时,想到即使招供也下场难料的担心不无道理。精锐的女警官无助地挣扎着,一对白玉般的乳峰微微颤动,触目惊心。杨老大淫笑道:“赵警官,没想到你的阴道还象处女一样紧,玩起来可真够带劲的!你的身材这么好,又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要是每天都能强奸你一次,哈哈哈哈,那就太爽了!”赵剑翎又羞又怒,只觉得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道:“你这畜生,究竟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你还想怎么样?”杨老大道:“很好。我想知道的,你的确已经说了。按说我该放过你了,不过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还没有办完,这可并不简单。我且问你,明天方徳彪和穆勒的一场交易将会发生什么结果呢?”众歹徒只见赵剑翎微微一震,似乎已隐隐约约猜到了杨老大的意图。女警官似乎正竭力地维持着自己的镇定,道:“弗洛尔既已和穆勒联手,方徳彪又被蒙在鼓里。明日一战,自然是方徳彪落入圈套,这个结果,你不是明知故问么?”杨老大道:“方徳彪虽然是我的首要大敌,不过这依然不是我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如果明天落难的不只是方徳彪,还包括了弗洛尔,那可真是一场好戏。这两大巨头的陨落,必将导致西海岸道上势力的混乱。南洋会素来以低调的形象存于道上,没想到终于等到了这个出头的机会。”赵剑翎知道,她刚被南洋会擒获面对祈老二的审讯时对招供的第二个担心也被证实了,道:“所以,明天你还需要警方出马,将弗洛尔那伙人也一举歼灭。是不是?”杨老大伸手一把抓住了女警官的左乳峰,捏着她的乳尖,淫笑道:“这可是赵警官你在明知故问了。赵警官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其实我还没说,你已经猜到我的意图了,不是么?我这最后的愿望,可还得倚仗赵警官你。”赵剑翎那清秀的脸庞微微扭曲,咬着牙道:“畜生!放开我。警方没有我的全力协助,是不会贸然插手这一场火并的。”杨老大道:“所以我才需要赵警官的鼎力相助。你帮我这个忙,我们南洋会也不会再为难你。这次我们南洋会也同时出手协助,争取杀他个尽绝!这对于警方而言,非但没有坏处,还是一大好事。”赵剑翎的脸上微微流露出一分犹疑不定的表情,道:“南洋会为何也要赶这趟混水?”杨老大道:“祈老二和我一直有一种判断,那就是方徳彪的背后还有一股力量支持着他,如果不能把他这个集团完全剿灭,他们迟早还会东山再起的。这次我们暗中协助,可是一个双赢的机会,赵警官可不要错过了。”赵剑翎道:“这……”杨老大淫笑道:“赵警官如能合作,南洋会自会恢复你的自由。而且对警方而言还是完成了预定的计划,大功一件。若是不肯合作,那赵警官就只有天天光着身子让我们强奸的份了。难道赵警官喜欢过这样的日子?哈哈哈哈!”说着,男人原本停留在女警官乳头上的手指转而向下,插入了她那暴露的阴部,在里面抠挖起来。只见赵剑翎的裸体产生了一阵剧烈挣扎,紧咬着牙关,秀眉微蹙,忍受着下身的刺激。杨老大拔出手指,看着上面沾满着生性贞洁的女警官体内由于先前的崩溃而产生的淫水,道:“怎么样?赵警官决定了么?”赵剑翎道:“合作是可以。不过为了保证事件的成功,你必须答应以下几个条件,不知道你能不能忍受。第一,让我和警方的郑霄晔警官保持联络,否则整个行动难以协同,容易产生差错。”杨老大点了点头,道:“原来和你联络的是郑霄晔。这点没问题,不过你和她的联络必须在我们的监视下进行。否则,你要是告诉他们南洋会的据点所在,只怕方徳彪和弗洛尔还未授首,我们就先被灭了!”赵剑翎道:“这个没有问题。第二个条件是,行动的时候,南洋会的人必须另作布置,不能直接参与警方的行动,不能和警方照面。警方不会让一个黑道上的帮会借助他们的力量铲除敌人,一旦遭遇,冲突在所难免。”杨老大道:“这点也没有问题。我当然也不想和警方的人照面。硬骨头自然让警方和国际刑警处的人去啃,我们只需要在外围解决逃窜的残兵败将即可。”赵剑翎道:“第三个条件,就是在最后的行动时,我必须参与警方的行动。这是事前的约定,如果这个条件得不到满足,没有我的指引和参与,郑霄晔他们会放弃整个计划。”杨老大冷笑道:“赵警官这一招恐怕也是担心我们事成之后不肯放过你吧。说实话,抓了赵警官这样的人物,的确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放你走。不过这次以大事为重,我同意这个条件。只希望事成之后,赵警官就此回C国去当你的高级警官。不要再在这里淌混水,免得哪天再落到我们南洋会的手里。”赵剑翎道:“这么说来,你不怕我在事成之后回头再来铲除南洋会?”杨老大大笑了起来,道:“哈哈哈哈!既是合作,我也总得留一些余地。要成大事,冒一些险也是必须的。等解决了方徳彪和弗洛尔之后,赵警官你自然恢复了自由,我却也留着一手赌上一把。”赵剑翎道:“你赌什么?”杨老大淫笑道:“赵警官,你可是一个生性贞洁的玉女。我赌你不希望让全天下的人都看到贞洁的女警官被强奸得产生高潮的场面。老二想来也拍了一些录像,为了保险起见,刚才我又来了一轮,哈哈哈哈!”赵剑翎脸颊微红,却说不出话来:“你……”杨老大继续道:“赵警官,说实话你的运气真不错。听说你被绑架到V国的时候已经被人拍了不少精彩的照片和录像,不过不知道是这些人吹牛,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现在居然一点都看不到。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不和我们作对,这次所有的照片和录像都会被小心地保存起来。”他略一停顿,语气转冷,道:“但此后你要是敢对我们不利,只要南洋会没有在一瞬间全军覆没,全世界的人都将会看到,大名鼎鼎、武艺高强、冰清玉洁的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赤身裸体,一边发情地浪叫,一边被人强奸的刺激场面。”************电话铃声响起,郑霄晔顺手接起,用英语道:“喂,请问是谁?”电话声中是一个熟悉而悦耳的女声,虽是标准而流利的英语,但依然能听出是中国人说的:“郑警官,是我。”郑霄晔微微一怔,马上辨明了是赵剑翎的话音。自从她得到内线的消息,得知赵剑翎被南洋会俘获之后,就再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此时,她自然想到,如果赵剑翎已经脱险,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但如果仍然没有脱险,这就很可能是在歹徒的胁迫下打的。倘若不幸是后者,那不仅说明赵剑翎的身份已经暴露,而且一定发生了重大的变故,问题的严峻程度则不可想象。思虑及此,她立即按下了几个键,将电话同时转向了马克。只听得赵剑翎道:“明天方徳彪和穆勒的枪支交易将按时进行,方徳彪依然没有看破这是弗洛尔设下的圈套。你们准备得如何?”郑霄晔不禁略有些迷惘。方徳彪和穆勒的枪支交易,她早就从内线处得到了消息,但弗洛尔远在L市,怎么会被牵扯进来?但一想到赵剑翎身陷魔窟一周,身份又被识破,必然已惨遭蹂躏和折磨。此时必是她想方设法找到的机会。于是女警官随口道:“已按我们原先的约定进行了准备,一直在等你的消息而已。你那边情况如何?”赵剑翎道:“我的情况一时说不清楚,但明天肯定会按计划参加行动。而且此前我会经常和你联络。”郑霄晔道:“好,那就先这样。得到你的消息,我们终于可以决定行动了。那你也小心了,我随时等待你进一步的消息。”说完,她挂上了电话,自高向下望向了窗外街道上来往的行人,陷入了沉思之中。无疑,这个电话说明赵剑翎依然是南洋会的俘虏,否则不会打来这样一个电话。但无疑,她是在寻找脱身的机会。那她的构思究竟是怎样的呢?办公室的房门被推开了,郑霄晔回头一看,进来的正是国际刑警处北美西海岸分部的首领马克。马克道:“从刚才那个电话看赵剑翎警官是不是已经找到了脱身的机会?”郑霄晔道:“赵警官是国际刑警中的精英人物,她虽然被擒住落入魔掌,但我觉得,以她的经验,即使在极度的困境中依然能够作出准确的判断。但她是不是能够找到脱身的机会,还得看我们能不能正确地了解她的意图。”马克道:“从现在的状况看,南洋会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真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南洋会和方徳彪突然敌对,赵警官又不幸被擒,碰巧南洋会的人不少来自东南亚,相对更容易打探到那边的消息。唉……”郑霄晔道:“但无论如何,赵警官还是找到了机会。弗洛尔素来和方徳彪为敌,穆勒和方徳彪的枪支交易我们在一个月前就得知了情报。根据我们的消息,这两件事情可还从来没有联系在一起过。”马克道:“打电话的时候,歹徒们当然在赵警官的身边。想来这就是赵警官设计出的故事。嗯……南洋会抓到赵警官,审讯是肯定少不了的,赵警官一定设法让他们相信了。”郑霄晔道:“这么说来,警方的计划就应该是利用弗洛尔和方徳彪火并的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倘若这两队人都被消灭了,整个西海岸的黑道上就会一片大乱。如果碰巧南洋会有野心,那就不会坐失如此好的机遇,而让弗洛尔轻易地得手做大。”马克道:“但听口气,似乎南洋会打算放赵警官与我们合作。如果他们敢这么做,那一定也留了准备。否则一旦我们从她那里得知了南洋会的据点,他们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郑霄晔道:“不错。南洋会一定会有自己的安排,但赵警官也会有她相应的策略。现在情况仍不明朗,我们要做的就是全力配合。所以明天的行动,不仅需要人手充分,还要多分成几队。我更倾向于如此猜测:赵警官的意图是,如果我们提供充分的支持,她打算先借此机会把南洋会给解决了。”************天色刚亮,杨老大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因为对他和他所主持的南洋会而言,今天将是重要的一天。当然,作为代价,他必须放走一个已经被抓住了一个星期的女国际刑警。当然,所有南洋会的人都会觉得,容貌清秀、身材完美的赵剑翎是被捆绑和强奸的最佳对象。他也知道,这个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在东南亚是何等地举足轻重。如果他的南洋会想到东南亚发展,只要把这个女俘虏献上,道上的众多头面人物都会来巴结他。不过他既不想把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留在身边,也没有要到东南亚发展的打算。而过了今天,在北美的西海岸,南洋会将不再是一个沉默的组织。随着道上形势的混乱,南洋会将在第一时间树立起自己的地位。他带着几个手下走进了刑房,看到了被呈“大”字型绑在刑架上的女警官。赵剑翎双目紧闭,依然一丝不挂地全裸着,雪白的身体上又多出了不少淤青色的指印,一双线条优美的大腿内侧则布满了精液和淫水所留下的干涸的痕迹。想到昨天晚上的安排,向来脾气暴躁的他又不禁略有些得意。晚上,他让赵剑翎再度和郑霄晔通话,确定了行动的时间、会合的地点。但此后,他并没有打算简单地放过这个裸体的女俘虏,反而决定,在最后放走她前,甚至连衣服都不给她穿上。当然,次序也是不能错的,要动手也得等赵剑翎和郑霄晔把次日的事情完全约定之后。于是,这个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光着身子被歹徒们绑在了刑架上,在再度给她注射了催情剂之后,不知有多少个杨老大的手下上前强奸了她,并在这猛烈的蹂躏中使生性贞洁的女警官又数次彻底崩溃,产生了高潮。她那痛苦地挣扎着呻吟的场面,现在仍在杨老大的脑海中回现。他挥手示意,几个歹徒就上前,打着赵剑翎的耳光使她从睡梦中醒了过来。随即,几个男人分别去解绑在她手腕和脚踝上的绳索,将她从刑架上解了下来。另一个人则拿来了准备给她穿上的衣裙。众人一起协力将衣裙给赵剑翎穿上,然后再将她的双臂反剪,捆绑了起来。女警官虽然武艺高强,但被几个彪形大汉抓着双手双脚,无论如何也无法反抗,只能奋力挣扎着,对着杨老大怒目而视。歹徒们最后将她的双脚也用一条绳索绑住,中间留出一尺的距离以便于她的走动,将她押到了杨老大面前。杨老大则命令众人将她押到了一面大镜子前,也让赵剑翎看一下自己的穿着。只见歹徒们给女警官上身穿的是一件浅黄色的吊带背心,使她裸露着一抹贲起的酥胸和那道陷入的乳沟,薄薄的衣料下,既不能淡化她那尖挺的乳峰曲线,也不能隐蔽她那两颗娇小的乳头的位置。她的下身则是一条只能遮住一半大腿的短裙,暴露出她双腿颀长的曲线。当然,对于一周来都从没有穿过任何衣服的女警官而言,能遮掩住乳峰和阴部已是万幸了。虽然赵剑翎穿着这般衣着,但她那清秀而没有丝毫媚俗的脸庞和雪白晶莹的肌肤却透出了冰清玉洁的气质,婷婷玉立,使人丝毫无法产生任何淫荡的感觉。看到性感和贞洁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了她的身上,男人们都不禁发出了赞叹之声。杨老大道:“赵警官,你穿上这一身衣服,真是既清纯,又性感。我玩过的女人,论脸蛋比你漂亮的并不罕见。但她们却没一个比得上你那么有吸引力。”连赵剑翎自己也不得不承认,穿上这身衣服后的确显得光彩照人。如果是在平时,女警官听到这样的恭维,心情必然是很舒畅的。可现在,身为国际刑警的自己却成为了一个女俘虏,而说这些恭维的话的却正是匪首。更令她羞愤的是,在前一个晚上,她还被歹徒们肆意地强奸了无数次。因此赵剑翎只是冷冷地道:“少说废话!我既然被南洋会所擒,也只有任你摆布。不过今天你若想成事,现在就该动身了。”杨老大道:“赵警官果然爽快。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行动。”************郑霄晔戴着一副太阳眼镜,使人无法一眼览尽她那俊美的脸庞,桔红色的汗衫和浅褐色的西装裤衬托着她那东方女子所独有的纤秀的身材。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郎站在她的身边,正是劳拉·普林斯警官。看到赵剑翎的身影出现后,两个人依然立即迎上前去。由于毕竟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知道了赵剑翎的身份,因此来和她汇合的人只有这两名知情的女警官。刚脱离魔窟的赵剑翎身上仅穿着低胸的吊带背心和短裙,里面连胸衣和内裤都没有。无论从领口向下看还是从裙摆向上看,女警官身上最隐秘的部位都一览无余。虽然受辱的次数已经多得数不胜数,但平素维持着玉女形象的赵剑翎还是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被男人看到。眼见只有郑霄晔和劳拉,她的心中也坦然了一些。郑霄晔看着赵剑翎这般穿着,以及手臂和脚踝上的微红的绳印,就知道精锐的女警官在南洋会中受尽了歹徒们的凌辱和折磨,同是有过在歹徒手中失身经历的女警官,只觉得一阵淡淡的悲哀袭来。还是劳拉先开口道:“赵警官,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人手,接下来该怎么办?你尽管吩咐就是了。”赵剑翎点了点头,道:“南洋会以为弗洛尔设计袭击方徳彪,而警方会趁机剿灭这两路人马。杨老大已经带了不少人在第XX街和第XX街两处等候。如果有人能逃出,必然从这两处逃窜,他们则正好斩草除根。所以需要派一部分警力去这两处。”郑霄晔道:“看来和我猜的差不多。”赵剑翎继续道:“南洋会在S市有两个据点,分别是第XX街XX号和第XX街XX号,请另派两部分警力前往这两处。他们现在必然没有戒备,所以行动要快,晚了可能会有变故。这样就可将整个南洋会根除。此外要不要我帮忙?”郑霄晔道:“你就不用忙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车,一会儿普林斯警官会送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这里由我负责。”赵剑翎那白皙的脸庞上闪过了一抹红晕,低声道:“最后请他们搜查一下那两个据点,把找到的录像带销毁。”************杨老大和众手下埋伏在路边的面包车内,不时地用手机联系着等候在另一个路口的同伙,所得到的消息都是没有丝毫动静。不过杨老大却并不着急,因为他是亲眼看着方徳彪的车队驶过的,只要他们还没有出来,总不会就此飞走。至于弗洛尔和警方的人,都是要算计敌人的,想必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杨老大执掌南洋会已久,但暴躁的脾气素来改不了,多少让手下们畏惧有余而威信略有不足。这次能沉住气,也颇属难得。虽然他所赏识、并邀来加盟的祈老二沉稳老辣,精明能干,但没想到最终成事还是要靠自己。眼下,如果一切顺利,也许他就等不到方徳彪或弗洛尔的出现了。但如果警方有个疏忽,或许还得靠南洋会来解决这最后的隐患,届时,南洋会就可以在道上树立自己的地位,大展宏图了。突然,尖利的警笛声打断了他的思维,随着枪声的响起,一个站立在车门外的手下当场倒地毙命。杨老大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到十数辆警车蜂拥而至,远处满是全副武装的警察。“该死的!中计了。”杨老大这才想到不妙,但却依然没有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没有想到,赵剑翎竟敢算计自己。这一方面是因为南洋会掌握了大量她裸身受辱的录像带而有恃无恐,另一方面也是觉得警方首要的目标是方徳彪和弗洛尔,不应再节外生枝。但他哪里能料到,这整个行动都是女警官所编造出来的。一个手下道:“老大,快走吧。我们冲出去。”只见南洋会的人不断地中弹倒下,有几个胆小的已经举手投降了。两个心腹关上了车门,一人驾着车,另一人则护着杨老大,这辆面包车也不管道路所在,直向路边的树丛中冲去。杨老大依然不知所措,在手下的提醒之下,才想起打电话给祈老二。女警官被强奸的录像只是象核武器一样起威慑作用的,如到真的要使用时,已是玉石俱焚的局面了。但无论自己是否能逃过这一劫,这也时他此是唯一能做的了。从手机中,杨老大所能听到的,只是铃响之声,却没有任何人来接听。他回头再拨自己平时所在的据点的号码,也同样如此。直到此时,他才想起前晚和祈老二商量此事时,祈老二始终有几分疑虑,这才后悔自己过于轻信了。他只见车外警方的人员涌动,为首的是一个相貌俊秀的东方女郎,身着的桔红色的汗衫和浅褐色的西装裤虽然很具现代气息,但其中却带着几分难以言传的古典之美。杨老大知道,这就是在北美名声卓著的郑霄晔。只见在她的带领下,刑警们纷纷进入了警车,直追而来。这时,杨老大不得不承认,他自己和整个南洋会都已走到了路的尽头了。